中國政府網 | 貴州省人民政府
當前頁面:首頁 » 新聞中心 » 安順要聞
安順馳援鄂州戰斗隊的66小時……
發布日期:2020-02-23 11:28 文章字號:

  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武漢告急,湖北告急!

  災難無情,大愛無垠!1個臨時黨支部、29名隊員、12輛大貨車、1輛開道車、1輛指揮車,組建成了安順馳援鄂州戰斗隊,星夜兼程奔波66小時,行駛2400公里,滿載160噸生活保障重點物資和安順人民愛心,成功送達鄂州,并安全返回安順。

  戰斗隊鄂州馳援,經歷了怎樣的過程?2月21日,安順馳援鄂州戰斗隊副隊長、市直機關工委副書記王焰向記者詳細講述了這不尋常的66小時。

  主動請纓的逆行者

  2月13日上午,正在著手準備慰問堅守疫情防控一線黨員工作的市直機關工委副書記王焰意外得知,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羅曉紅要帶隊運送一批生活物資馳援鄂州,便立即向組織申請參與這次馳援任務。

  中午下班回到家,王焰對家人說起申請前往鄂州的事,得到了家人的大力支持,她既高興又有些忐忑:“不知道能不能批準我去?”

  讓王焰沒想到的是,當天下午她就接到了通知,組織同意她參加這次馳援任務。她急急忙忙地返回家中收拾一些生活用品,母親一邊幫她收東西,一邊反復叮囑她千萬要注意安全和防護,要平平安安地去、平平安安地回來。

  “在母親反復叮囑的那一刻,真有一種‘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出征前線的悲壯。原想笑著寬慰老人,眼里卻含滿了淚水。”平安歸來的王焰回想起臨行時的情景,仍禁不住哽咽。

  就這樣,王焰成為了這次安順馳援鄂州戰斗隊的一員。

  主動請纓參與這次馳援任務的,除了王焰,還有一對原本打算今年3月份結婚的戀人,他們分別是市人民醫院的醫生楊奪和護士伍筱媛。因為疫情,他們把婚期延后,以便集中精力投入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當中。早在安排第一批安順馳援湖北醫療隊時,他們就主動申請,但沒有成功。得知這次運輸生活物資前往鄂州任務時,兩人再次積極申請,終于得償所愿。“我們的父母在外地,我們又還沒有結婚生子,沒有什么負擔,理應到防疫一線去出力。”樸素的心愿,淡淡的言語,卻深深地感動了所有人。

  指揮車駕駛員張榮光、張林在接到前往鄂州的任務時,立即表態:“堅決完成任務!”關鍵時刻,表現出了退伍軍人“若有戰,召必回”的果敢本色。

  29名隊員,人人均是自愿參加此次任務,不計報酬,無論生死,毅然出征!

  出征前的臨時黨支部

  險情在哪里,黨就在哪里!在疫情防控這場硬仗中,一個支部就是一個堅強戰斗堡壘,一個黨員就是一面鮮活旗幟!

  臨行前的四小時,12輛卡車還在裝載馳援物資。戰斗隊的9名黨員火速成立了臨時黨支部,由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羅曉紅任臨時黨支部書記、隊長,市直機關工委副書記王焰任副書記、副隊長,市公安局特巡警支隊副隊長張威任組織委員,市農業農村局茶產業專班副科長王艷莉任宣傳委員,市疾控中心慢性病防治科科長李濤任紀檢委員。

  出發時已是13日晚上10時許。在市委市政府的號召下,臨時黨支部率領戰斗隊,帶著300萬安順人民對鄂州人民的情誼,踏著沉沉的夜色星夜出發。

  開道車行駛在前,12輛大貨車依次行駛在中間,指揮車押后。浩浩蕩蕩的車隊,馳援鄂州的重任,車隊中有6輛車都只有一名駕駛員……種種情況,讓帶隊領導羅曉紅和王焰的心時刻提到了嗓子眼。在車子有限的空間里,她們倆連續幾天都沒怎么合眼,一邊忙著指揮車隊行駛,一邊忙著和鄂州市政府、貴州省馳援鄂州醫療隊對接物資交接有關事宜。

  一路上戰斗隊都特別聽指揮。微信群成了“指揮部”,對講機、微信語音通話成了聯絡工具。隊長、副隊長不停地在群里為大家鼓勁、打氣,大家有效地統一了思想,凝聚了力量。同時,就如何做好個人防護和車輛的消殺?來自市疾控中心的李濤和市醫院的楊奪會適時在群里為大家普及防護常識;該在哪里加油,該在哪里休息吃東西?開道車上的張威也適時作出妥善的安排。全體駕駛員收到群里發出的指令后,都會立即回復“明白”。全體隊員服從安排,聽從調度,確保了14輛大車小車首尾相顧,步調一致。在臨時黨支部的指揮下,這支匆忙組建起來的運輸隊儼然成了一支講政治、守紀律、訓練有素的征戰隊,帶著崇高的使命不停地向前線進發,進發!

  現實版“龜兔賽跑”

  十多輛大貨車,車輛性能不可能完全一致。其中5號車就因為動力稍差,和車隊其余車輛上演了一則現實版的“龜兔賽跑”寓言故事。

  在貨車高速路限速行駛的情況下,有一輛車的速度跟不上,整個車隊都會受到影響。車里裝載的可是從8個縣區緊急調運而來生豬、白條雞、韭菜、韭黃、山藥等優質新鮮的農特產品,如果在路上耽擱太久,會讓這些生鮮產品新鮮度大打折扣。所以無論行程怎樣艱險,還是等不得、慢不得。

  羅曉紅和王焰兩名帶隊領導經過商量,決定讓車隊先行,5號車走在最后。駕駛員吳學慶和管志敏兩人二話不說,立即服從車隊的安排。

  要如何做才能不拖戰斗隊的后腿?吳學慶、管志敏兩人商量決定,沿路不休息,輪換著駕駛,趕上車隊的速度。于是,大部隊行駛時,5號車在行駛;大部隊停車修整時,5號車還是在行駛。一人開車,另一人就在顛簸的車上吃東西、稍作休息。行程的最后,他們從掉隊兵變成了開路先鋒,比大部隊提前1小時到達鄂州指定地點。

  行程匆匆 感動綿長

  臨危受命,注定這是一趟不同尋常的馳援之旅。在戰斗隊挑戰霧、雨、風、雪的過程中,涌現出一個個暖心的故事。

  去的路上,當車隊行駛進銅仁路段后遭遇大霧,因視線差導致行車困難。車輛在銅仁轄區的一個服務區休息片刻再出發時,當地一輛路政車默默地護送著車隊,直到與湖南交界方才折返。

  車輛冒著大雨抵達鄂州,已是15日凌晨。在等待鄂州工作人員下貨的過程中,戰斗隊帶著10號車物資來到安順馳援鄂州醫療隊駐地,為他們送去了生活物資,并向日夜奮戰在抗疫一線醫護人員表達崇高的敬意。家鄉人民奔赴千里送來關懷,這讓醫療隊員們倍受鼓舞,極大地增強了與鄂州人民齊心抗疫、共克時艱的信心和決心,表示一定不辜負家鄉人民的期盼,將會克服一切困難,把習近平總書記的號召變為防疫抗疫的實際行動,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戰斗隊作短暫的停留之后,工作隊立即“趕”他們離開,因為他們明白多待一刻,危險就會增加一分。

  慰問結束返回車隊,已是凌晨4點,一部分車輛已經下完貨,一部分車輛還在下。為了不給當地增加負擔,也為了降低病毒感染的危險,戰斗隊當即決定,分兩批撤離,卸完貨的車輛先行離開。為了確保整個戰斗隊伍安全撤離,王艷莉和汪洋兩名隊員服從戰斗隊的安排,不顧自身安危,留下來調度第二批車輛離開。

  回程途中,先是大雨,然后下雪米,接著便是鵝毛大雪,雨水加凝凍,路面異常濕滑。在經過一座大橋時,看到有車輛側翻在路邊。開道在前的張威小心翼翼地指揮著車隊緩慢行駛,最終讓車隊所有車輛安全地通過了大橋。

  16日下午4時許,戰斗隊安全到家。“在離開前的一刻,大家相約,如還有戰,希望原班人馬再次比肩!”王焰告訴記者,回到安順后,來自貴陽的幾名駕駛員又接到了新的馳援運輸任務,家都顧不上回,立即投入到新的任務中。目前,一部分成員按要求在居家隔離中,身體均無異常。

  每個人都說,鄂州馳援,是他們經歷過的最美“旅程”。

  去時,心急如焚,霧雨冰雪挑戰極限;

  歸程,凱旋班師,春風暖陽歡笑相迎!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信息

上证指数今天收盘是多少点